公司新闻

公司新闻

小量订单、5G思维和观念普惠

发布在 2019-06-27 17:17:05  •  199

5G+AI+IoT」不再是针对某一种商业模式,而是在诠释每个产业、每个细分领域、每个公司,都要去找到新机遇下属于自己的创新场景。

如今的商业竞争,很大程度上是文化语境和沟通体系的竞争,是话语认知乃至价值观判断的竞争。我们要仔细反省:投资的企业、创办的公司,除了在既有产业和领域成为竞争的硕果仅存者外,还能否持续地去推动社会观念的进步。

用这个角度,我们就能一目了然对熟悉的公司做一个全新的判断。快手和抖音谁更「高级」?VIPKID的连接是不是一种效率进步?这些公司表面是消费互联网,其实是产业互联网,实质都是场景互联网。它们都在增进效率、增进信用、降低门槛。

前不久参加家居家装行业一个大会,我问一些卫浴领域的老板,「能不能像日本的伊奈一样做静音马桶?」当初伊奈面临这个议题,是因为日本步入老龄化社会,但是基于虹吸技术的抽水马桶要做成静音,成本很高。不过伊奈最后做成了,虽然目前为止它的推广和普及度非常有限。

所以有时候不是要讲哪一个贵、哪一个奢侈,而是震惊于这些现象背后,还有多少小的观念、麻烦、体验有待改进。所谓的消费升级、降级,背后隐含的一定是观念的升级,对于这些我们是不是可以创造更加坚实可靠的扶植?

快手「家乡好货」为什么很火?我和其中一些主播有过单独交流,印象深刻的一个在四川卖水果的小姑娘,她的「表演」是蘸四川辣酱吃菠萝。一方面她符合快手既有的猎奇、差异化的基因,而且她个人形象又是非常泼辣、鲜活的,能够被沉浸式感知,所以视频点击和转发率很高。因为这样一种人设,她还在快手找到另一半,也是一个快手主播。

每个人都有自我表达和社交的意愿,新一代社交产品不一定是多闪或者飞聊,但它一定是一群人的兴趣阵地,从这一点来说B站也是被轻视的。科技的奇妙和普惠所解决的问题,可能是「精英中心决定论」终其一生都难以惠泽的。

之前谈论过一个命题叫「小网红」,也有人称作「纳米网红」。就是说「大网红」不再奏效,只有真正意义上的小网红才符合社交网络的游戏规则。譬如如涵上市了,当人们发现在它签约的200多个网红里,一半以上的营收支撑是张大奕时,就会认为它的商业模式过度依赖单一IP。

但另一些相反的情景是,当今抖音和小红书的带货能力,和之前理解的大网红现象不一样了。抖音到现在可能在座各位唯一熟悉的,就是「口红一哥」李佳琦。一个越来越确信的发现是,粉丝数量不再那么重要,而是在于你真的能影响5000人(微信朋友圈)或者1万人。

流量可以采买,但人格信任状怎么被运营?原来它很「真实」,就像邻家朋友在种草,我心甘情愿拔草。这种更小、更个人化的场景所定义的信任状传递,成为了这个时代的「带货」。所以说相对小红书的电商,它作为内容分享社区的价值反而日益凸显。抖音的带货能力、快手成为新直播电商的超级形态,背后都是类似的逻辑。

而「小量订单」意味着什么?柔性供应链、成熟制造业经验和全球化信息平权所重构的,表面像是一个供应链新物种,事实上「小量订单」存在于每一个场景。它是一个术语而非仅仅一句描述,是一种游戏规则的变化。